“时运不济”的德豪润达 王冬雷的“危”与“机”

  • 时间:
  • 浏览:3
  • 来源:淄博五中_淄博市实验中学_中财网第一财经专业_浙江签证|网缘来客
阅读模式

  2018年1月德豪润达发布公告开始筹划对惠州雷士光电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的收购事项,时至今日,该资产重组仍在推进中。然而公司股价却不等人,根据最新的年报,德豪润达已经连续两年 亏损 , 股票 已经被交易所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股价也已经从2017年底的4元跌到今天的1.6元,跌幅达六成以上。

  德豪润达 业绩 的亏损更多得因于行业的影响。自2017年以后,受LED芯片行业下游需求放缓以及国内生产厂商的无序投产导致产能严重过剩,进而导致LED芯片的 价格 持续下跌,传递到上市公司的结果便是销量大幅增加但是业绩下滑,以 三安光电 为例, 三安光电 2018年LED芯片的销售量增长50.75%,但是全年实现归属于母公司 股东 的 净利润 同比下降10.56%。产能的严重过剩、芯片下游的需求放缓将进一步导致2019年LED芯片行业竞争的局面更加严峻。

  德豪润达于1996年在珠海创立,2004年6月在深交所上市,以小家电产品成名。创始人王冬雷曾有“面包机大王”之称。德豪润达是王冬雷的第一家创业公司,最初主业以小家电起步,2009年转移至高精技术集成的半导体行业。随着 雷士照明 的整合,德豪上游的LED芯片、封装技术和产品,与雷士下游渠道打通,王冬雷构想中的照明全产业链已开始逐步形成。但大跨步式的发展,也为其如今面临的困局埋下伏笔。

   王冬雷:从面包机大王到LED龙头

  1996年,王冬雷辞掉公职,在珠海香洲区租下厂房,创办了德豪润达前身——珠海华润电器有限公司。到1999年,德豪润达的面包机市场占有率达到40%,成为全球第一,到2002年,德豪润达的烤炉、烤箱系列产品销量占全球市场总量的30%,电炸锅系列的销量占全球总量的20%。企业本身也从96名 工人 起步,发展到3万人的厂区。

  对于创业早期的成功,王冬雷将其称作为是国家的机会,“正赶上中国 制造业 轰轰烈烈的发展大潮中,努力和坚持,成就了这个事业。”

  2009年初,德豪润达进军LED产业。王冬雷回忆跨界到LED的契机,“当时国家主推七大战略新兴产业,德豪润达接触过等离子电池、 太阳能 等新能源行业和LED半导体,发现LED芯片节能效果显著,并且是新材料产业,恰逢全球照明行业第四次革命,选择这一行业,意味着我们拥有与全球企业同时起步的机会。”

  在当时,国内的半导体技术还十分落后,“当时国际上通行的芯片性能指标大概是每瓦90流明到95流明之间,我们国内每瓦才65个流明到70流明。”在中科院半导体所,王冬雷了解到,面前是难以跨越的藩篱,大陆顶尖科研机构的第三代半导体技术,甚至与当时台湾地区、韩国的普通工厂看齐,“在中国既没有人才也没有技术。”

  早年LED芯片作为高端技术,对中国企业充满了各式的壁垒。德豪润达将目光抛向海外,首先于2010年收购Epivalley公司——韩国一家小的创业板上市公司,进军LED外延片及芯片研发及制造领域,“几十个韩国人来到德豪润达交流技术,这样走过第一步,后来,又来了台湾人、美国人。”一步一步,德豪润达成为国内领先的掌握LED核心技术的企业。

   LED市场红海之下“倒装芯片”或成新路

  近年来,技术的引入与政策支持造成了产业红海,国内LED行业一度产能过剩,终端价格走低。对此,德豪润达给出的对策是LED倒装芯片。“LED倒装芯片”概念早在2012年就被提出,但是因为市场和技术不够成熟被搁置。不久,倒装芯片被认为是LED的最新发展方向。

  2014年6月,德豪润达发布了“天狼星”新一代LED蓝光倒装芯片,以及“北极星”CSPLED白光倒装芯片产品。“每瓦流明已经不是最核心要素的时候,由于对成本的追求,大功率驱动反而是核心要素,这也就是为什么今天我们恰恰看到倒装芯片是可能成为主流芯片的。东南亚市场,中国的农村市场,县以下市场,在大规模地使用倒装芯片,作为性价比最高的芯片出现,带动了整个倒装芯片在通用照明里的使用。”王冬雷解释道。

  “拥抱完全未知的新行业非常痛苦,欣欣向荣的行业有鲜花也有陷阱”,王冬雷将芯片比作海鲜。两年前,芯片产品参数每3个月便有调整,芯片的尺寸面积更新换代频繁,随之而来的是,产品库存、产品线及研发需要配合芯片的革新周期,不少企业都在密集的产业循环过程中掉队。

  目前,行业稳定性略有提升,但业内仍没有统一的行业标准。芯片参数的更新周期延长至6个月,“倒装芯片稍微好一些,而且德豪的芯片正在引领国内的行业标准”,王冬雷已经习惯了成为“创造标准”的开拓者。

   技术贡献突出但“时运不济”德豪润达该如何走出困局

  不过,开拓者并不好当。与技术标准高歌猛进不同的是,早年高额的技术投入也拖累公司的业绩。2018年王冬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公司过去几年的亏损都是由于芯片的亏损,研发投入了巨大的财务成本导致公司的财报非常难看,但是这奠定了这个行业发展的基础,也奠定了这个公司发展的基础”。

  从采访中可以看出,王冬雷对于过高的研发投入导致公司财报的“难看”一点也不后悔,因为当时适逢美国制裁中兴的“国难”事件,这一事件的发生让全体国人意识到只有掌握核心的技术才能在关键时刻不受制于人。

  然而前途是光明的,道路却是险阻的。按照王冬雷的计划,在LED转型的大背景下,形成产业链方能在竞争下脱颖而出。除了 雷士照明 之外,自2009年起,德豪润达在小家电主业之外进军LED产业,一方面 并购 广东健隆达、深圳锐拓、 雷士照明 等企业,一方面自建LED产业基地,形成了LED全产业链布局。而在LED产业的大规模收购依赖于其数次大规模筹资,包括2010-2017年的四次定增和一次发债,共筹得 资金 近70亿。

  不过合理的规划实施起来并未如 想象 中容易。对于LED产业链的整合进度,王冬雷也认为当时过于乐观,“整合的速度慢,没有达到我们自己的预期,也低于市场预期,有雷士照明本身的原因,也有中国股市这几年不稳定的原因等等,我们只能提高整合效果。”

  确实如王冬雷所说,四次定增募集资金所投产的项目均未达到预期目标,这背后一方面有国家政策的原因,地方政府为追求业绩对所在区域的LED企业大肆鼓励产能扩张导致LED行业产能严重过剩,竞争压力加大;另一方面受全球经济下滑影响,导致需求减少从而严重影响了各企业的营业利润

  王东雷认为,产业根基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孕育,然而时间对于德豪润达和王冬雷来说已经是迫在眉睫。公司目前已经被实行了“退市风险警示”的特别处理,前段时间还上演了三家机构 股东 要联合罢免公司董事会的戏码,在这样的情况下,王冬雷只有不到6个月的时间去“扶大厦于将倾”,否则一旦退市,不仅上市公司的7万多名股东被埋,公司的1万多名员工的生活也将受到影响,这将是所有人的不可承受之重。

  在此困境之下,德奥润达如何顺利保壳?而经历过大风大浪,带领德豪润达走到今天,王冬雷能否再次以实控人的身份,配合上市公司做好生产经营,顺利“脱星摘帽”?

  目前,德豪润达收购雷士光电的重组仍在进行中,分析人士认为,对于重在“保壳”的德豪润达来说,避免内斗消耗、专注于公司生产经营,通过“瘦身减负”剥离亏损的业务,待后续注入雷士光电的优良资产,尽快实现上市公司扭亏转盈的目标,对德豪润达来说,或是最好的选择。

(文章来源:投资家网)

(责任编辑:DF376)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已有 20 人评论, 共 8198 人参与讨论 我来说两句… 举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