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学里的宿舍被征用为隔离点 湃客

我在大学里的宿舍被征用为隔离点 湃客

时间:2020-03-28 10:36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作者未来编辑部 新天地NewEra 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院报,创刊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坚持以“自由而负责任”为宗旨。

在这里,我和其他人一样,只是一个见证者。我的生活已经成了这一事件的一部分。我住在这里,和所有的一切在一起。 ——S.A.Alexievich 新冠肺炎来袭|南大学子防疫观察(四十二) 南大新传“未来编辑部”出品 作者|郭雅祺 南京大学海外教育学院2017级本科生 2月7号,武汉某省属高校的大二学生小黄在微博上看到第一批市属武汉高校被征用的消息。那时,她完全没想到,十天后,就轮到了自己的宿舍。 征用 2月18号,武汉市新型肺炎防控指挥部床位保障组发布了《关于下达16所省属高校集中隔离点储备任务的紧急通知》。通知提到,高校储备隔离点主要用于发热病人和密切接触者的隔离观察,原则上不用于轻症患者治疗。小黄的学校作为省属学校,名列其中。 当天下午,小黄班的同学在班级群里转发了这份红头文件。一时间,朋友圈、QQ空间、微博,只要是大学生们常用的社交媒体,这份红头文件都被传“疯”了。 班级群里上传的红头文件 19号下午,学校官方网站以及官方微信号发布了“致全校师生、学生家长、广大校友的一封信”。信中表示,学校接到武汉市新型肺炎防控指挥部通知,阳光校区将按要求准备提供1000间学生宿舍作为隔离点。 19号下午4点,小黄的班长在班级群发布12栋、13栋宿舍(班级同学所住宿舍楼)被征用的消息,具体宿舍整理方案未出,现阶段先登记学生贵重物品名单。由于时间紧张,各班贵重物品的统计情况需在一小时内完成。 19号晚上9点,隔壁学院的老师整理13栋宿舍的视频被转发到了班级群里。视频中,老师展示了学生宿舍整理后的情况:学生放置在床铺、桌位外围的物品被集中安放在宿舍两边的桌面上。老师还解释说,椅子、桌子、床位和衣柜会一并封存,不会让任何学生的物品暴露在外面。 隔壁学院老师整理13栋宿舍时拍摄的照片,班长转发到群里 小黄所在的大学校区共有13栋宿舍楼,这次被征用的12栋、13栋分别是女生宿舍和男生宿舍楼。这两栋宿舍楼都是由六人间改成的四人间,单间面积较大。房间内有两个上床下桌和两个上下铺,每间都有阳台和卫生间。被征用的宿舍会空出一个下铺床位不封存,准备给隔离者使用。小黄的辅导员跟大家说,目前只是在征集准备,是否真有人住并不确定。但无论是否被使用,学校都会进行统一的消毒处理。 大四的小苍和小黄来自同一所大学。但和小黄不同,小苍是从就读于武汉工程大学的姐姐那得知学校宿舍会被征用的。“18号晚上,我姐发给我那个征用学校的图,因为她的学校也被征用了。” 19号下午一点半,小苍的班长也在班级群里转发了学校微信公众号发布的通告,这是她直接收到的来自学校的第一则正式通知。晚上7点,辅导员通知12栋、13栋被选为隔离点,要求每个宿舍联系人上报宿舍成员的贵重物品。 贵重物品 学校要求学生们填报“个人贵重物品”,什么算“贵重”?大家在群里讨论起来。几个女生挺担心自己宿舍里化妆品和汉服的“安全”,她们想知道这些“宝贝”算贵重物品吗?能得到妥善保管吗?不过留给各班统计贵重物品的时间很紧张,班长直接一声“停”止住了讨论。后来,辅导员给出确切说法,现阶段学校认定只有电子产品算贵重物品,所以之前大家在群里问的化妆品、服装等都不算在内。知道这个答案后,大多数人最后填的“贵重物品”主要是留在宿舍的耳机和台式电脑。而小黄填了自己的吉他。 小黄的宿舍 曾在宿舍弹吉他的小黄 小苍也在询问什么算“贵重物品”。19号晚上9点,小苍的辅导员回复说贵重物品主要以电子产品、贵重首饰为主,特别贵重的物品学校会拍照存档,如果有损坏会有赔偿,其余物品整理人员会在进房前拍照存证。此时,宿舍整理工作已经开始了。辅导员说,老师尽可能不去动学生的物品,不会有太大问题。 宿舍联系人向室友转达辅导员的回复 晚上10点,辅导员通报了宿舍的封存情况,桌子、床铺、柜子全部用无纺布围挡,只留了过道、一个下铺、阳台和卫生间。在这之后,群里就没消息了。最终小苍没有上报任何贵重物品。她觉得既然自己认为值钱的衣服和鞋子、以及室友的化妆品,都不属于学校认定的“电子产品或贵重首饰”的范围,也就没有填报的必要了。 心态 小黄发现,这几天院里的辅导员和书记特别忙,很少在班级群里现身。同学与老师之间的沟通,都是由班长代为传达的。书记在家长群里对要征用学生宿舍的事进行了解释后,小黄的爸爸很淡定,群里其他家长也表示理解。可学生们的心态有些不一样,毕竟这是他们自己的私人空间。 小黄说自己在网上看到第一批市属高校宿舍被征用时还没什么感觉,但看到第二批高校征用名单中有和自己学校同一个等级的学校时,她预感只要还有第三批征用名单,自己的学校一定会位列其中。但即使有了心里准备,当真确定是自己的宿舍楼“中奖”时,内心还是蛮难受的。原本私密的空间突然要容纳陌生人进入,个人物品也有遗失损坏的风险,这让不少同学感到心里不是滋味。 “我们学生肯定不愿意,特别是我们班所有的女生在12栋,我们班追星和汉服圈的人很多(她们的东西都留在宿舍)。”偶像的专辑、汉服小裙子都是这些女孩的宝贝,可这些宝贝不能算进贵重物品的行列。 不过在隔离者睡哪儿、个人物品如何保存等问题得到学校的解答后,小黄说自己反倒不太担心了,因为同学在意的事情老师基本都回复了,甚至是同学们没想到的消毒问题,校方也在第一时间说会解决。 小苍也觉得学校做得还算可以,提前通报了、也让上报了贵重物品、宿舍也严格封存了。虽然留给隔离者的下铺,就是同学们自己睡觉的床铺,“但疫情为重,这点损失也能认下”。不过想到前一阵子微博上传的视频,小苍还是心有余悸。 2月11日凌晨,微博热传一个“男安保人员在某高校女生宿舍内入住并随意翻动学生物品”的视频。视频中这位男子将镜头对准女生宿舍桌面、衣柜和床铺,甚至想象宿舍主人的容貌、称女生宿舍“香香的”。这则视频在微博上播放次数达到1379万,影响很大。这让包括小苍在内的许多人看后都颇为愤慨。视频涉及到的高校在官网回应称,已向公安机关报案,涉事男子也已被安保公司开除。但小苍还是有些担心,自己的宿舍会不会万一会住进这种人。 视频涉及武汉某高校的官网通告 该视频的原始出处已无法寻找,但网上仍然大量转发视频 除了对可能碰到这种“坏人”的担心,小苍对网上一些批评武汉大学生自私自利的说法甚至“谩骂”也很委屈和愤怒。“微博上还有一群所谓的‘社会人’、‘大人’,指责武汉大学生自私自利,只关心个人的得失,没有为国家贡献的精神。”小苍说,她相信更多武汉的大学生和自己一样,愿意支持国家征用学校宿舍的做法。那些表达个人意见的学生,只是对学校不妥当的工作方法提出质疑,想要对个人物品安全有知情权罢了。这有什么不对呢? 在宿舍被征用三天后,小黄发现自己的的心情已经平复多了。她相信自己的老师靠谱,事情应该能办好;学校作为第三批被列入建设隔离点的高校,不会像第一批中的个别高校那样手忙脚乱。 离开宿舍四十多天了,返校还遥遥无期。现在的小黄每天忙着上网课,最心烦的是不知道实验课要怎么补。“我一箱小裙子和吉他就应该带回来,(吉他)这么久没弹估计回去手生了。”小黄说,她真想早点回学校坐在教室里上课,网课实在太烦人了。 经受访者要求,小黄、小苍皆为化名。 标题:《我的宿舍成了隔离点》 阅读原文

【专题】我在武汉

【专题】我在武汉·抗疫日记